您的位置 : 首頁 > 小說資訊

冥妝師

時間:2018-08-31 18:13:54來源:百田閱讀

冥妝師小說

獨家完整版小說《冥妝師》是冥十三傾心創作的一本懸疑靈異類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黎十三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紙人將長劍拋回月黎,然后扛起我,就扔到了床上。來不及感嘆紙人的粗魯,這紙人也沖上了床,并排與我躺在一起。“要想活命,就不要亂瞧,等事了,也別亂說!”月黎一聲冷喝,將寫好字的紙掛在了床頭,身子一躍,就如...

《冥妝師》 第三章 她也要嫁我 免費試讀

紙人將長劍拋回月黎,然后扛起我,就扔到了床上。

來不及感嘆紙人的粗魯,這紙人也沖上了床,并排與我躺在一起。

“要想活命,就不要亂瞧,等事了,也別亂說!”

月黎一聲冷喝,將寫好字的紙掛在了床頭,身子一躍,就如蜘蛛俠一般,緊緊貼在屋頂上,居高臨下地望著我。

晃眼間,我看到空中月黎的身旁,有著另一個女人,正一臉詭異地盯著她,這個女人,居然與月黎面貌相同,只不過,卻是一身黑衣!

我眨了眨眼睛,空中又只有月黎一人。

砰地一聲響,房門被一陣風給吹開,撞在墻壁上,又反彈起來,砰地關上了。

屋子里邊多了東西,多了一個女人!一個身穿大紅嫁衣的漂亮女人!

是她!

看著這個女人,我一眼就認出來了,這不正是我替其化過冥妝的女人嗎?

現在的她,不應該是已經下葬,而靈魂卻也應該是投胎轉世了嗎?

女人抬起頭來,環目四顧,看到了屋內的喜字和紅燭,以及那張寫著我和月黎名字的紅紙!

她伸出雙手,十指的指甲已經長得老長,揮舞間,唰唰聲響,她對面的墻壁上,出現數條抓痕。

“居然娶妻了?哼,你害了我,怎么可以還敢娶別人?你必須娶我,要不然,我怎么投胎?”

漂亮的女人成了鬼,再漂亮都是嚇人的,隨著她的冷喝聲,她朝著我所躺的床走了過來。

可剛走了兩步,啪嗒聲響,她的一雙胳膊以及一雙腿,都在這瞬間掉落,她口中發出咆哮,張開嘴吐出腥紅的舌頭來。

舌頭往前伸長,卷出胳膊和腿,又安放了回去。

女鬼再次前行,這一次速度更快,隨著她往床邊挪來,我床上所結的白霜也越來越濃,口不能言身不能動的我,有了生平第一次如此強烈的畏懼。

“月黎?哼,一個丑八怪,居然敢和我柳映蘭搶男人!”

女鬼冷聲喝斥,雙手伸出,抓起了紙人,隨著她雙手揮舞,紙人被撕扯成了數片。

看著在空中飛舞著的紙片,女鬼這才感到上當了,口中一聲驚呼,“什么?假的?敢騙我,找死!”

又是這樣的冷喝聲中,女鬼朝著我撲來。

女鬼撲向我的時候,除了口中的怒喝,還有帶著的風聲,風聲中夾著冰冷的寒意,刮在我的臉上,讓我痛楚難擋。

就在女鬼攜著毀天滅地之勢朝著我撲來的時候,屋頂的月黎揮著手中長劍,朝著女鬼襲來。

相比起女鬼所帶起的動靜,月黎不帶絲的響動,她的動作極緩,明明是自己由空中墜下,卻完全違背自然的常理,居然可以一點一點地緩慢降落。

在我的驚恐當中,柳映蘭這個女鬼撲上了床,卻并不是如對付紙人那般,她抓起了我,一番檢查,確定我是真人之后,她雙眼貪婪地打量著我。

“你是我的男人,今天我就要了你,你就隨我一起去投胎轉世,再世為人吧!”

柳映蘭大叫著,將我又扔回到床上,她居然伸出手,就脫起自己衣服來。

就在這會兒,月黎終于是降了下來,手中長劍朝著柳映蘭的頭頂刺了下去。

“誰?”

柳映蘭卻還是感覺到了,就在長劍將要刺中她的時候,口中發出一聲怒吼,而隨著她身子這么一動,長劍刺入了她后頸的位置。

慘叫聲聲,柳映蘭高高躍起,撲通聲中摔倒在地上一動不動。

月黎沖上前去,拔出長劍,舉劍就要再刺。

柳映蘭卻就在這會兒動了,身子緊貼著地面往前撲出,撞上了月黎。

月黎口中一聲驚呼,身子被撞得飛了過來,啪地一聲響,與我摔在了一起。

趁此時機,柳映蘭身子還是緊貼著地面,滑飛而去,撞開房門,消失無蹤了。

月黎壓在我的身上,我有苦難言。

這時候,被月黎掛在床頭的那張紅紙飛了出去,被門外吹來的風卷著,吹向了蠟燭,一下子就引燃。

“糟糕!”

月黎口中一聲驚呼,撲了過去,當她抓住紅紙的時候,上邊的字,已經完全燒成灰燼了。

月黎捧著那些灰燼,一臉的失落,她靜靜地站立在那里,望著這些灰燼,雙眼很快泛紅,有著淚花在她的眼眶里邊轉動著。

我走了過去,看著這個對著灰燼流淚的女人,不由自主不屑地哼了一聲,“拜托,不就是一張紙,要不要我再送你幾張?”

可是,我話音未落,啪地一聲脆響,我的臉頰上傳來痛楚。

我被月黎扇了耳光,這個小女人的動作太快了,響聲之后,我才感到了痛。

捂著自己的臉頰,沖著月黎我嚷嚷了起來,“干嘛?有這必要嗎?不就是一張紙嘛……”

這一次,我同樣是話還沒說完,月黎又揚起了巴掌,我下意識地往后一退,月黎紅著眼睛,瞪著我,不滿地嚷嚷著。

“流氓……**!”

月黎說完了話,轉身就走,眨眼之間,她就消失無蹤了。

摸著我自己的臉頰,不滿之極,“我哪里流氓了?我哪里**了?我……我連你的手都沒有牽到!”

真是生氣,生平第一次被一個女人扇了耳光,還被人罵了流氓、**!

就在我憤憤然聲討著這個女人的時候,我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電話是館長打來的,他告訴我,今天有一位九十歲的老婦人等著化妝,并且,今天正是她九十大壽,在一家開心準備生日的前一天,突然中風死亡。

從地鐵來到殯儀館,老婦人子孫們都在大門口等著我,因為是喜喪(壽高的人過世被稱為喜喪),大家倒也沒有太多的悲傷。

只是最大的遺憾,就是沒有能夠將九十大壽過完。

他們一而再地讓我幫化一個喜妝,讓老婦人扭曲的面容能夠改變,可以體體面面地離世。

得到了家屬們的囑托,我來到了殯儀館里專門為我準備的工作間,換上了百布衣,先點了五根為一柱的香,放到了死者頭部的位置,再燃上了一枝蠟燭,依著程序,腳踩八卦。

快乐赛车走势图表